武建华||《天镜》(获奖散文集《阡陌情》第一辑:亲情1<总1>)
发布时间:2022-08-30来源:精彩中原网

  写在前面的话:自今日开始,本平台陆续发表武建华2019年8月出版的首部散文集《阡陌情》中的作品。该散文集2019年12月荣获2019年度中国散文年会“十佳散文集奖”。

父辈(于保才摄)

  《天镜》

  武建华

  父亲在天上,我在地上;

  父亲是天镜,照着我的征程!

  有了这天镜,我才不会迷路。 ——题记

  父亲走时留给我的钱刚好能够简单地办完他的事。父亲好像故意留下这么多钱,刚好能够为他办最后的一件事。他好像盘算好的没让我再破费拿出自己微薄的工资作为补贴。这是父亲留给我的只能心领神会的关照!父亲最后无私的表现,诠释着他一生的清廉和无私!

  父亲一生很少照相。直到后来我在他仅剩下的几件遗物中找到一张一英寸大小的退休证上的照片:消瘦的面庞,双颊下陷,浓眉凝聚在高高的眉骨上,额头宽大,横刻着几道深深的沟纹,头发花白,向后梳着,露出智慧的额头,一双眼睛始终炯炯有神。我把这张照片小心翼翼地取下,藏在我心中。这时候,我不禁自问:如果不是发现了这张不经意留下的照片,我该怎样在思念之时重睹父亲的遗容?我该怎样让他的孙子看到他爷爷的容貌?父亲生前从未主动照过相,一生在我的印象中可能仅有过几张照片,但现在早已不翼而飞了。作为他的儿子,我怎么在他生前没能想到主动给父亲照个合影相或照个全家福相?而到他晚年病重时,我也未能做到这一点。那时我始终认为那场病不会夺去他生命,所以没做到这一点。但事实上,他确没按照我想像的那样就在一个我外出的日子旧病复发而逝!假如没有那张“证照”,那将是何等的遗憾!

(图片来自网络)

  父亲最大遗产应该是他退休后,1986年用800元钱在村上买下的那三间生产队的仓库瓦屋。但那三间瓦屋在他辞世之前为了还债却又卖掉了。记得卖掉乡下房子时,从乡下拉到城里一架子车桌椅瓢盆之类的生活用品,但父亲真正的遗物却寥寥无几:一辆自行车,一把刮胡子刀,一件退休证,一个购粮本,仅此而已。

  说到父亲的自行车,我不禁又有遗憾。仅剩下的这件象样的遗物“永久牌”自行车也让村上的表哥推走了。那是父亲去世后的第三年,当时由于我没有自己的住房,只得将自行车摆放在租住的楼房走道上。自行车已破旧不堪,曾有人喻为“黑龙江把,广州带(轮胎)”,意思是自行车扶把已锈旧变黑,车胎已是破旧得广广之有。但骑起来还很流利。一天,村上的表哥来说要推走这辆自行车,当时我没多想,屋内无处摆放,放在楼道上,风刮日晒锈旧得更快,就让表哥推走了。但后来的许多日,以至许多年,我的心里总有一种失落感,心中总觉少了点什么不够充实。我知道,自行车不值几个钱,但对于我,它确有重要的保存价值!更有它特殊的纪念意义! 当年听父亲说,这辆自行车是他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用120元钱从一个老同事那里买到的“二手货”。直至父亲一九九二年冬去世,几十年来,这辆自行车不仅是父亲唯一的交通工具,也是承载全家生活的“家庭乐园”。

  父亲的一生仅骑过这一辆自行车。父亲对他唯一的交通工具爱惜得胜过对于他自己!每隔一段时间,他总要用抹布擦拭车子的前后轮圈、车轮钢条,还有车把、车梁等。几十年如一日,记得仅换过几次外胎及闸皮,但整个架身都保持得完好。父亲一生以这辆自行车为伴,形影不离。六十年代他从方城县第一高中下乡后,任方城县券桥乡几所小学的校长。学校建房,扩大规模,外出购物、办事、开会,他都骑自行车。学校离我们家远的有几十里,近的有十几里,他除了住校,每天回家都要骑着它。在父亲的苦心经营下,一所破旧狭小的学校经他而崭新和壮大,组织上又将他调到另一所更破旧的学校,而另一所学校又经他而得到发展。在一个叫马岗村的荒岗上,组织上决定让他在上面兴建一所小学。有一次他陪同一农工到百里以外的城北深山里拉建房木材,返回途中,农工用架子车拉着满载木料的车子艰难前行。父亲将自行车后架系着一根麻绳,绳子的另一端系在架子车的轮轴上。父亲骑着自行车为农工当“纤夫”。在深山凸凹不平的归途上,父亲好几次险些跌进山涧中。经过两天的日夜兼程,建房木材才运到荒岗上。建校所用的所有木料都是父亲与农工这样一车一车地从深山里运回的。每次出行父亲都是骑着自行车为农工当“纤夫”。在父亲的苦心经营下,马岗小学便在那座荒岗上艰难地诞生了!

  《守望的母亲》武建华人物白描画配诗作品

  在我的印象中,因为父亲有了这辆自行车,他从没在城里吃过一顿饭,无论早晚都要赶回家中。因为父亲有了这辆自行车,他从来没有坐过汽车。就是路途再远,他也要骑自行车去。记得有一次,母亲犯病,听人说内乡县乡下有专治的药物,二百多里的路程,他就骑自行车一天赶到,第二天折回。当父亲回到家里,他的脚和脚脖一连肿了好几天,但他总是乐滋滋地讲路途上的所见趣闻,从未谈到过累和脚肿的话题。记得我和姐姐在县第一高中上学时,父亲经常用自行车向学校食堂为我们送粮食。在一个冬日里,天上飘着雪花,地上结着溜冰。父亲为我们送粮,由于驮得太重,路光滑难走,又是顶风冒雪,就是步行也难以行进。但父亲却硬是将上百斤的粮袋子从二十多里远的城南乡下运到了城里。至到后来才听人说,父亲那次给我们送粮,由于双腿冻僵不听使唤,连自行车一同从公路上滚到了路旁深沟里。村上路过的人看见后,赶忙将他拉了上来。父亲仍然坚持北上。但这惊险的一幕,他从未给我们讲过。

  不管是冬天迎风冒雪,还是夏天顶日冒雨,父亲的自行车始终没有停止过。在我童年时,有一次,我坐在自行车前梁上问父亲:“车轱轮咋会左右摇晃?”父亲风趣地说:“那是车子饿了,在吃路两边的草,不吃草车子咋会向前跑呢?”当时仅两、三岁的我听后不得而解。

  著名诗人林莽素描画作品(作者提供)

  是的,父亲就像那辆自行车一样获得得很少,而奉献得很多!他除了承载几十年多所学校的事务和发展,还要承载一个家庭的重量!就是再困难、再艰险的时候,也没让一所学校停步,也没让一个家庭搁浅!有时我想,父亲骑在自行车上目视前方勇往直前,从不停步,就是一所前进的学校和一个前进的家庭!而如今,父亲已经长眠十多个春秋,数十年相伴的自行车也已不复存在,唯有那一张一英寸的照片成为父亲留给我的唯一遗物。这是何等珍贵的遗物!我已将它放大,装在镜框里,挂在正房中,作为一面镜子。每当我在困难、彷徨、忧伤、浮躁、贪欲之时,就对照对照父亲,让它不断传承给我乃至他的孙子坚韧、清廉、务实、乐观、向上、不畏艰险、勇往直前的力量!

  注:此作品创作于2007年,原题为《父亲的遗物》,后更名为《天镜》,先后发表于:

  1.2007年台湾《中原文献》季刊(总第39卷)第二期,原题目为《父亲的遗物》。

  2.2009年南阳《躬耕》文学月刊第 3 期。同年,参加《躬耕》文学月刊 2009 年度“庆祝建国 60 周年优秀文学作品”评选活动,荣获优秀奖。

  3.2010年5 月,《北京文学》第五期“真情写作”专栏。

  4.2012年4 月,台湾《中原文献》季刊第 2 期(总第 44 卷),题目为《天镜》。

  5.2012年8 月 28 日,《河南日报》(农村版)“家园”副刊头题。

  6.2013年8 月 23 日,《南阳日报》“白河”副刊。

  7,2013年10 月,河南省文联主办的《散文选刊》(原创版)第 10 期。同年,荣获“2013 年中国散文年会”评选活动二等奖。

新生(于保才摄)

散文集《阡陌情》封面

  好书推荐:

  荣获中国散文“十佳散文集奖”的散文集《阡陌情》,欲购者请加作者微信公众号(见下二维码)私信互动,或加作者微信wujianhua001122互动。定价68元,在此购者优惠价48元,包邮到家。

散文集《阡陌情》封底

  作者简介:武建华,笔名:武晓溪、三月风。河南南阳方城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国家高级美术师。先后出版诗集《天镜》《七情》《时间的片羽》《大地萤光》,散文集《阡陌情》等多部。作品散见《人民日报·海外版》《诗刊》《北京文学》《诗探索》《知音》《莽原》《奔流》《特区文学·诗歌》《绿风》《躬耕》《当代文学·海外版》《世界诗歌年鉴·2021卷》美国孔子学院双语《阅读》教材等报刊和选本,并在国内外文学大赛中多次获奖。


关键词: 武建华 诗词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杨家卿:伏枥仍存万里心
下一篇:河南多部剧(节)目将亮相第十三届中国艺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