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诗人武建华诗歌的人民性
发布时间:2022-05-12来源:精彩中原网

  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才能走向世界——谈诗人武建华诗歌的人民性

郭国祥

  我于2004年初次与美国慈善家内森·贝尔先生交往时,是用诗的形式。我的一首诗《致内森·贝尔先生》深深打动了他,他立即给我回信,十分赞同我的诗句:“尽管有人播撒战争恐怖,将人类之爱肆意毁坏,但会有更多的人抚平创伤、修补友爱,世界的仁慈总会有一些大胆移栽……”并表示决心在中国做好他的慈善事业。短短几句诗却打通了两国民族之间的隔膜。当时我仅仅是与内森·贝尔一人一诗的交往。而河南方城诗人武建华却用的是《泥土的气息》《捉棉铃虫的妹妹》《流经生命的河》《自画像》《很少看到父母肩并肩》《清明日祭母》《茅草》《嫣遇情绵》《武建华画配诗》等一系列诗歌,来与广大的美国人交流,我打心眼里佩服诗人武建华。因为,他的诗不但在我们国内被读者喜欢,而且还受到了美国等国读者的喜欢。据悉:至目前,他已有200余首诗歌、散文发表于海外《当代汉诗》《当代文学·海外版》《诗眼》等多个文学期刊。其中近百首诗歌被翻译为多个语种在海外传播,数十首诗歌作品入选海外《2015当代汉诗双语年鉴》、美国亚特兰大孔子学院2015、2019、2020年双语《阅读》教材。他的诗歌以海外文学期刊和孔子学院为依托,漂洋过海,在美国、瑞士、英国、法国、日本等多国人民中枝繁叶茂,频频开花。他用诗歌打开了世界人民进入中国人民内心的一扇扇窗口,功莫大焉,值得称道。道其原因,武建华的诗歌,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描绘出了世界人民对幸福美好、真善美的共同向往,对祖国大地、泥土家园的共同热爱;讴歌了世界人民勤劳善良、不辞劳苦的共同品格;表达了全世界人民热爱和平、希望命运向好的共同精神文化需求。由此可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才能表达世界人民相通的原乡思乡情感、勤劳善良品质、精神文化向往,才能打开世界人民认识世界、交流思想的窗口,作品才能得以走向世界。

  首先,他借喻以泥土唤起世人对家园的眷恋。泥土是全世界人民赖以生存的家园。泥土是文化的根,是表达人民思想的简洁方式,是人民的代名词。诗人捉刀泥土,刻画泥土,一下子缩短了中国文化和美国文化乃至世界文化的距离。现就拿《泥土的气息》来说诗人武建华打动美国人民的成功之处吧。细细读来,诗歌《泥土的气息》所描绘的是一座雕像,不是一个人的雕像,而是整个大地泥土家园的雕像。泥土是什么样子?家园是什么样子?人民是什么样子?他诗中的“岸上的皱纹”“隔着月光的凝视”“草尖上的笑声和泪珠”……就是泥土、家园的样子,人民的样子。这些美丽的图景,中国有,美国有,世界各国都有。在这美丽的泥土凝聚的家园之上,是一种幸福恬淡,是一种惬意爽快,是一种生活追求,更是一种对泥土的沉思和眷恋。请看《泥土的气息》中的部分诗句:

  “……在30年的白天和夜晚/只要我面南伫立,泥土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刻在岸上的皱纹/隔着月光的凝视/挂在草尖上的笑声和泪珠……/它们不亚于春风,不亚于秋雨/时常让我陷入深思和眷恋之中……”

  泥土,是一种高贵;泥土,是一种偶像;泥土,是一种化身;泥土,是一种家园。这难道不是一座雕像么?所以说,泥土是有气息的,这种气息,可以雕刻在岸上,伟岸而高大;可以化作流淌的月光,清澈而透明;可以是挂在草尖上的笑声和泪珠,成为苦涩而又甘甜、委婉而又放情的歌声;泥土是深思,是春风秋雨,是无边的眷恋,是世界上所有劳动人民的喜怒哀乐……诗人运用泥土的雕像回答了“全世界泥土家园都是一个样子的”“文化无国界”“对故土家园的眷恋无国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无国界”这一系列问题。泥土无所不能无所不包,供养着家园,供养着整个世界。而全世界人民不正是这样的泥土吗?诗人武建华对人民无比热爱,所以他写下了几乎被人遗忘的泥土,从中提炼出泥土的精华,即泥土的精神来。这种精神就是一种气息,就是中国美国全世界泥土的气息。不管你是中国人,美国人,乃至世界上的所有人种,统统被唤起了对自己土地的热爱、对家园的眷恋。这样的好诗中国人民喜欢,美国人民喜欢,世界人民喜欢。这正是武建华诗歌得以走远,跨越国界的魅力所在。

  其次,他用爱讴歌人民的勤劳善良。他以自己最亲爱最美丽的妹妹作为人民美好的化身、作为偶像,来塑造勤劳善良无私的中国人民、美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这又是诗人作品的巧妙之处。请看诗人《捉棉铃虫的妹妹》中的镜头,他没有选取头顶烈日挥汗如雨的中午,而是棉田一角的夕阳下的劳作,这种刻意选取夕阳,正是诗人在展现夕阳对于人类的强大和体贴、对于人类的包容和爱恋。在这种背景下,把一个劳作的少女剪接在大自然中,镶嵌在所有人的视野里,触景生情,爱屋及乌,进一步焕发出了人类深层人性的光辉。

  妹妹专注于劳作,专注于扑捉棉铃虫,就是专注于自己的希望,就是专注于一个完整的绿色之梦!夕阳的余晖,不能使一个人放松希望和梦想,相反,即将的落日,执拗地牵着妹妹的希望和绿色的梦不肯撒手,瞄着希望和梦想与自己的心情向前走。诗人描绘的一幅美丽画面跃然大地之上:棉花的枝叶扇动起来,那是在欢呼;妹妹的口红染红了白云变成了晚霞,这一口装扮自己的口红随着汗滴抹下,劳碌素面,但整个世界却被妹妹的魅力染红了。诗人用爱描绘出的妹妹勤劳善良、不畏艰难、追求理想的性格和形象,便跃然纸上。请参见《捉棉铃虫的妹妹》中的部分诗句:

  “……把绿色的棉铃咬个洞,钻进去/咬破一个个温暖的希望/这是妹妹,站在棉田的夕阳下/捉棉铃虫时的心情——//绿叶扇动着夏日棉田的热气/早上刚刚下过一场雨,地面潮湿/闷热的湿气漫过妹妹的发髻//粉红的棉蕾在风中摇曳/棉铃虫有时也钻进/红色的花蕊。也如妹妹/早上涂上的口红,现在,已被片片棉叶/抹得无影无踪……太阳沉下,棉海泛起潮声……”

  其三,他用“人民”这一思想精神高度表达爱。反映人民就是最高的思想表达。武建华诗作成功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归根结底来源于他运用“人民”这一思想精神高度来表达对大地、对泥土、对家园的挚爱。他是人民中的一员,他的诗就是要成为人民的代言,永远反映他所处的人民这个伟大的群体。他尤喜好讴歌农民的淳朴善良、承载力极强、能够成为国家基石的品质。武建华参加工作后,成为一个诗歌追求者,既是诗歌爱好者又是一个责任心极强的诗歌写作者和诗歌园地的守望者。唐《悯农》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化于其心、融于其血汗。他知道,只有植根人民、扎根泥土的诗人,只有以人民为中心进行创作的诗人,才能获得最有出息的诗人称号。因此他的诗作始终具有对人民牵肠挂肚的挚爱情怀。我读武建华近年来出版的诗集《七情》《时间的片羽》、散文集《阡陌情》等几部文学专著之后,觉得他的诗里永远流淌着人民的血汗(他的首都散文集《阡陌情》同样表达的也是大地阡陌中的人民普遍情感)。符合植根人民、以人民为创作中心、对人民牵肠挂肚的诗人特质。武建华的诗达到了一定的思想高度,精神高度,必然汲取了诸多营养——古今中外的诗歌营养,所以他的诗才可能具有一定的思想深度、精神指向和艺术高度。武建华在做什么,他的诗就要反映什么;他走向哪里,他的诗就朝向哪里迈步;他看似稚嫩的诗作,其实很厚重。要回答这些,请看《流经生命的河》中的诗句:

  “故乡的清河,一直在我心中流淌/她的宽阔和悠长/成为我生命的海岸线……//她时常是我梦中的温床/她又时常摇醒我的迷梦……//跟随河流的方向/朝向广阔大海的方向/我成为充满生机的流动的水草……//在愈来愈接近大海的地方/回望,故乡的村庄原本如此渺小/河流原本如此狭窄……//但清河水终究要把我带入大海/当我在大海里遨游/故乡成为我永远生命的发源地/清河水成为我体内流动的血液/成为我/伟大的源头,辽远的视野/成功的起跑线,不竭的动力……”

  “人民是太阳,诗是阳光中的风、玫瑰和疤痛!”(见武建华诗歌《阳光下的诗行》)这就是诗人武建华的诗歌观念、诗歌视野、诗歌情怀以及成功渊薮!

  作者:郭国祥,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会员、河南作协会员。出版诗集《清明雨》《剑之灵》《百年长歌》、长篇历史小说《汉博望侯张骞》、长篇纪实文学《血战独树镇》、电视连续剧本《红军血战独树镇》《汉博望侯张骞》等多部,其作品曾获得多次奖励。


关键词: 武建华 诗歌


责任编辑:晨曦

上一篇:4月最“进取”之银基文旅,入榜全国文旅运营商品牌传播力TOP20
下一篇:2022夏文化论坛将于下月举行